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把脉的原理作用 >> 用药如临敌设兵,我常用的5组药对心析

用药如临敌设兵,我常用的5组药对心析

2018-10-08 14:59:00 来源:[祖传]全国中医培训|把脉诊脉|中医把脉_老中医带徒学习培训基地 浏览:1

I导读:“药对,用药如临敌设兵,方阵之计也;心析,多年临证,学之行之,每于运用中反思,辨析而益心得之谓。”我们跟随作者的脚步,看作者如何用心辨析及运用这5组药对。

药对心析


药对,用药如临敌设兵,方阵之计也;心析,多年临证,学之行之,每于运用中反思,辨析而益心得之谓。

1.萆薢、土茯苓

两药皆有祛风利湿、解毒利关节之功,作用相近,相互辅成。

李时珍谓:“萆薢、菝葜、土茯苓三物,形虽不同,而主治之功不相远,岂亦一类数乎?”

尝于70年代初采药于大洪山麓,得土茯苓鲜药,根茎结节明显,且无刺而区别于菝葜,剖之,淀粉颇丰,农人有用其酿酒者,始悟赵学敏称其“人取以当谷,不饥”。

两药用于治疗风湿痹证,无论偏寒偏热,皆可随证配入方中。土茯苓解毒力大,作用偏于脾胃经;萆薢利关节力强,作用偏于肺肾经。故风湿热痹或肌肉红肿、挛急疼痛者,土茯苓量宜大,可用至60g~90g,辅用萆薢。而痹证日久见于筋骨疼痛,屈伸不利者,萆薢量宜大,一般用30g~60g,合用土茯苓。

《本草纲目》言土茯苓:“健脾胃,强筋骨,去风湿,利关节,止泄泻。”又云:“萆薢之功,长于去风湿,所以治缓弱顽痹、遗浊、恶疮诸病之属风湿者。”王好古谓:萆薢“补肝虚”。《药性论》有萆薢“主男子肾腰久冷”之说。

两药合用,治痛风性关节炎有效。尝治某司机,两足肿痛发热不用,血沉、血尿酸升高,原有痛风肾石发作,初经三妙散治疗好转,不久反复如初,仍守三妙,重加土茯苓、萆薢,6剂而能行,11剂后恢复驾驶工作。其效之骤,始未料及。江浙名医朱良春“常用大剂土茯苓,萆薢降低血尿酸指标”,其言不诬。

淋证白浊,多见于前列腺炎,此两药相伍,亦长祛风解毒、分清泌浊之功。时珍谓:“漩多白浊,皆是湿之下流。”虚则合五子衍宗丸,热则合通灵散、虎杖散等。曾治某壮,尿浊淋涩,痛引茎、睾,形瘦神疲,尿液及前列腺液均见白、红细胞,乃以陈士铎散精汤(刘寄奴30g,车前子15g,黄柏1.5g,白术30g)加大剂萆薢、土茯苓,3剂症减,9剂尿畅神快。

近年性病有复出之势,两药相伍,除湿通淋,解毒力强。某采购员外出宿妓,患淋病而龟头溃破0.5厘米大小,小便欲解难出,1988年底入院,选用陈士铎二生汤加味:生黄芪90g,生甘草9g,土茯苓90g,萆薢30g,配合青霉素治疗获效,1989年再发,又用前法得愈。

两药还有疗疮毒之效,外敷内服咸宜。

2. 胆南星、丹参、生蒲黄、地龙

当今心脑血管病,如高血压病、冠心病、脑血管栓塞与出血等及高血脂症、胆心综合征之类,发病率呈升高势头。

心脑血管病与中医胆病有关,如《灵枢·邪气藏府病形》说:“胆病者,善太息,口苦,呕宿汁,心下澹澹,恐人将捕之……。”《灵枢·经脉》说:“胆足少阳之脉……,是动则病口苦,善太息,心胁痛,不能转侧。”等是。

酒醇肥厚久犯肝胆(亦有先天遗传)日久聚痰积瘀,血脂增高;或长期情志不遂,忧怒压抑,以致胆木不达,化火生风,痰阻脉瘀,皆是心脑血管发病之由。因此,治疗则应降低血脂,稳定血压为先,中药当以清胆化痰,活血通脉为优。

常以胆南星、丹参、生蒲黄、地龙四药相伍,配入辨证方中(如瓜蒌薤白半夏汤、小陷胸汤、五参丸、镇肝熄风汤、半夏白术天麻汤等),能达到或加快缓解症状,稳定血压,截断病情发展的效果。

某老,“高冠心”反复十余年,曾发心梗,并患胆囊炎,嗜酒如命,身形肥胖,1989年2月9日复发心绞痛,心悸,血压22.7/17. 3kPa,兼见口苦心烦,咽喉如梗,脉沉弦滑数,心电图示:“心肌受损,陈旧性下壁心肌梗塞”。从痰郁胆虚,心血瘀滞辨证,方用瓜蒌薤白半夏汤合胆南星、丹参、生蒲黄、地龙,1周内停用西药,而血压从此稳定,余症亦渐缓解。尔后用牛黄解毒片常服,间断用上方维持,至今血压无大波动,每日饮绍兴黄酒自怡。不久前欣语笔者,经最新进口仪器检查,心肌梗塞疤痕已近全部消除。

病理试验表明:胆南星有镇静、止痛、祛痰作用;丹参具扩张冠脉、降压、降脂、镇静、缩短心肌缺血持续时间之功;生蒲黄擅降脂,有降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及升高高密度脂蛋白之显著效用;地龙则强于扩管降压之力。四药见诸本草各典,多有清胆火、散结气、通血脉、祛风痰、化瘀血之记载,不失为防治心脑血管病而截断病势之有效药对。

3. 旋覆花、茜草

仲景创旋覆花汤,用治肝著,亦治妇人半产漏下,可见攻补兼施,病位在肝。方中新绛一味,乃古人以茜草根提取的一种色素,故径以茜草用之。

习用旋覆花、茜草合变通一贯煎治疗肝硬化、慢性肝炎、脂肪肝属阴虚肝瘀者。方如:旋覆花、茜草、女贞、旱莲、丹参、枸杞、首乌、木瓜、川楝、水蛭等,每能奏效。

旋覆花开胸胁结气,又有下气通血脉之功(《纲目》)。茜草“气温行滞,味酸入肺,而咸走血,专于行血活血”(《纲目》)。《珍珠囊》言:“去诸死血。”活血力强,又善通络。

两药既主入肝经,亦为治经水不调、崩漏之要药,李时珍考《素问》乌鲗骨芦茹方,认为芦茹当是茜草。是方治经闭取活血化瘀法,仲景治半产漏下,亦是此意。而旋覆花搜通肝经,肝血归经,瘀血化散,月水适来。

两药用治肿瘤,《注解伤寒论》说:“旋覆之咸以软痞硬”。尚有“主结气”、“皮间死肉”、“治乳岩”等记载。茜草则能治“症瘕鼓胀”(《药鉴》),东京药科大学川崎秀治10年研究发现茜草根所含许多物质具强抗癌作用,且对正常细胞毒性很低,对白鼠多种癌症及防癌细胞转移均有效。

4. 胆南星、白芥子

胆制南星,取牛胆汁制生南星之燥,“俾善于豁痰除热耳”(《本草经疏》)。既清胆热胆火,又祛风痰,开痰闭。白芥子利气豁痰,消肿散结。

痰热之病理,包括当今多种急性热病、精神神经疾病、肿瘤及某些疑难杂症。胆南星、白芥子相配,奏清热化痰之功。清代叶天士、张聿青、丁甘仁诸贤治“温病”、“暑病”、“痰饮”、“神志”、“中风”、“癫狂”取之,有案可查。

陈士铎尤善治胆,以为“胆经受邪,正因胆气之太郁也”,“胆虚则怯,怯则外邪易入矣”。常在七情郁结、积聚癫狂等疑难杂症中用胆星、白芥子。取胆星“斩关夺门”,“补胆气之不足,则胆汁自生”,用白芥子则“宣膈膜之气,是一身上下之气尽行流通”。

胆南星得白芥子,豁痰力更强;白芥子得胆南星,清胆火木郁之结痰。温热病有用之;癫狂郁证有用之;眩晕胸痹有用之;积聚肿瘤有用之;经络痹阻亦有用之。

5.地肤子、蝉蜕

叶橘泉氏有“地肤子汤”治皮肤性肾炎之论,粤人有创“复方地肤子汤”治急性肾炎者。其皆以地肤子、蝉蜕为主药,认为有抗过敏作用。

地肤子,性味甘苦寒。《别录》云其“去皮肤热气,散恶疮……使人润泽”。《滇南本草》则谓“利膀胱小便积热,洗皮肤之风。”

蝉蜕甘咸凉,主疏散风热,多用治风疹瘙痒,亦用于小儿惊痫、破伤风之痉证。

地肤子入膀胱经属太阳主表,蝉蜕入肺经合皮毛,两者合用,一去皮肤之热,二散皮肤之风,治诸皮肤过敏性疾病,有相济之妙,然急性发作者多获效,慢性皮肤病则不效,则当以调整脏腑,起用搜剔之品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